• 爱陕西,陕西旅游文化网!

爱陕西_陕西旅游文化网

热门关键词:  户县  钟楼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西安新闻 >

西安交大120周年校庆 誓师建世界一流大学

编辑:陕西娃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-04-09 10:47

  华商报讯(记者 任娇)作为我国建立最早的高等学府之一,交通大学已经走过120年的风雨历程。在踏上第三个甲子征程之际,西安交通大学隆重举行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誓师动员大会。

  日本前首相、西安交通大学名誉教授鸠山由纪夫,古巴高教部副部长奥罗拉·吉赛尔,199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W.D.菲利普斯,2005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获得者、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巴里·马歇尔,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康斯坦丁·诺沃肖洛夫,来自26个国家的88所大学校长和代表,港澳台14所大学校长和代表出席大会。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蒋正华,陕西省委书记娄勤俭,教育部党组成员、副部长朱之文参加大会。

  盼望培养出更多的大师

  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亲笔写信勉励鼓舞交大师生:“西安交通大学具有悠久历史和优良传统,建校120年特别是迁校60年以来,自强不息、艰苦奋斗、扎根西部、培育英才,取得了卓越办学业绩,为国家发展和西部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。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,希望学校紧紧围绕党和国家战略目标,服务‘一带一路’建设,坚定走内涵式发展道路,全面提升人才培养、科学研究、社会服务和文化传承创新水平,继往开来,再创佳绩,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和中国梦作出新的更大贡献!”

  陕西省委书记娄勤俭致辞时说,交通大学响应祖国号召,服从发展大局,告别上海西迁古都西安,开始了二次创业。60年来,创建了无线电、原子能、工程力学等一批新兴学科,研发了我国第一台频谱分析仪、第一台大型计算机、第一台图形显示器、第一台涡轮式测振仪等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创新成果,培养了23万余名国家急需的各类优秀人才,为开发西部、建设国家立下了不朽功勋,“殷切期待西安交大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和中国科研创新的一面旗帜,殷切期待在我们三秦大地能培养出更多的像钱学森这样的大师,以及像马云、马化腾这样的引领时代发展的企业家。”

  “新中国成立之初,6000余名师生员工和家属义无反顾地离开大上海,踏上了奔赴大西北的征程。”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说,1956年至今,交大西迁60年来为国家培养了30余万名学生,其中近50%留在西部建功立业,为西部各项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人才支撑。

  回忆艰苦求学岁月院士哽咽落泪

  “我1962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电气绝缘与电缆技术专业。小时候家穷,一岁的时候母亲去世,七岁的时候父亲病亡。从小跟着奶奶一起生活。我是靠着党和政府的助学金完成中学学业的。1957年我考入西安交通大学,在母校全额奖学金的帮助下,我如同走进了科学的海洋。”回忆起当年艰苦求学的岁月,校友代表雷清泉院士在致辞时哽咽了。

  “我本人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工作,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西安,我是通过在马里兰大学学习的、来自西安交通大学的学生们知道西安的。”199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W.D.菲利普斯说,“我确信通过学生的交流,能够加强理解和合作,并为现代意义上丝绸之路的复兴注入重要元素。”

  来自伊朗南部的留学研究生代表穆斯塔法说,“每当我回国的时候,总是想着快些回到学校,因为对于我们这些搞科研的人来说,交大就是我们的家!我们深深地爱着这个家!”

 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康斯坦丁·诺沃肖洛夫

  70后的他发现石墨烯

  未来手机充电最快5秒

  【对话人物】:康斯坦丁·诺沃肖洛夫,1974年出生,毕业于奈梅亨大学,俄罗斯物理学家,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教授,因发现石墨烯而与安德烈·海姆一同获得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,是1973年以来诺贝尔物理学奖最年轻获得者。

  【对话背景】:4月8日,康斯坦丁·诺沃肖洛夫在西安交通大学校庆期间作访问交流。

  华商报:第一次来到西安,感觉如何?

  康斯坦丁·诺沃肖洛夫:在我来到西安之前,我就了解到这是一座美丽、历史悠久的城市,但亲身来到之后,古典的建筑和热情的本地人,都让我感到印象非常深刻。虽然是第一次来,但我很喜欢这里。

  华商报:作为发现者之一,您认为石墨烯对人类未来生活最大的影响会是什么?

  康斯坦丁·诺沃肖洛夫:当前国际上最新的石墨烯应用研究进展,未来石墨烯在电子信息、医药、光电等领域都具有非常大的应用潜力,有的领域是很快可以实现,有的领域还需要等待进一步研究。石墨烯是由单层碳原子组成的二维材料,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已知材料中最薄、强度最大的材料,具有极好的导电性、导热性和透光性,若将石墨烯用在锂电池上,未来充满手机电池最快只要5秒钟,利用石墨烯的可柔性,可用于折叠的触屏的研发中。

  华商报:您在36岁就凭借石墨烯的发现,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,是自1973年以来最年轻的物理学奖得主,一帆风顺的科研经历中,遇到过最大的困难是什么?

  康斯坦丁·诺沃肖洛夫:希望自己并没有得过这个奖,只想自己踏实做研究。在一个非常年轻的年纪获得诺贝尔奖,对我来说有一些负担。得奖之后,最大的影响就是待在实验室的时间变短了,大家认为诺贝尔奖得主可以回答任何问题,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。我更希望自己有时间专注于科研,做好自己可以做的问题。平时我只要有时间,就整天和学生们待在实验室里做研究。

  华商报:作为一名非常年轻的科学家,在科研之余,您的业余爱好是什么?

  康斯坦丁·诺沃肖洛夫:在忙碌的科学研究之外,我最喜欢画国画。几年前我曾来到中国的厦门大学和学生老师作交流,在那个时候了解到中国的国画,现在正在跟一位厦门的国画老师学习,虽然画得可能并不太专业,但画画让我很放松。 华商报记者任娇
 

分享到:
热门资讯
图文推荐
  陕西概况   商务合作   网站声明   联系我们
投诉举报邮箱:arcstar@163.com| 技术支持:搜虎网络
Copyright 2013-2016 爱陕西_陕西旅游文化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、复制或建立镜像
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